China Valve(Hangzhou)2019|中国瓣膜:“满园春色”不留步 开启新程再出发

5年前,由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主办的 China Valve(Hangzhou)从杭州出发,开始追随世界心脏瓣膜介入发展的脚步;5年后的今天,来自全球多家最知名中心的手术直播,用最铿锵的声音告诉中国同行,“欢迎你们与我们同行”。

1.jpg

China Valve(Hangzhou)2019盛大召开

2019年4月16日~21日,为期6天中国心脏瓣膜介入盛宴——China Valve(Hangzhou)2019隆重举行。

为期三天的Global Live Demo作为大会的前奏曲,德国、法国、以色列、韩国以及我国港澳台和大陆地区的最优秀的心脏瓣膜团队同台献艺,展现了这一领域的最高手术水平,吸引了来自23个国家和地区的125,538人次在线观看。

2天半的线下学术大会,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前任主任委员葛均波院士、现任主任委员韩雅玲院士,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霍勇教授,国际结构性心脏病大会CSI主席Horst Sievert教授,国际TAVR先驱、德国波恩大学附属医院Eberhard GRUBE教授等国内外心血管领域顶级专家悉数亲临现场授课;1200多位代表参加会议的学习与交流。有专家表示,经过China Valve(Hangzhou)等学术平台和众多瓣膜介入领域专家的不懈努力,中国的心脏瓣膜介入事业已经从2015年时的“料峭数枝”,正在迎来“满园春色”的大发展。

2.png

国内外顶级专家共赴China Valve(Hangzhou)2019

微信截图_20190421171739.png

艰苦卓绝的圆梦之旅

2015年,中国65岁及以上老人占总人口的比例超过了10%,据预测,这一比例将继续提高, 2030年将达18%,2050年将达33%。

第一届China Valve(Hangzhou)举办之初,只有100多人参加,因为当时国内能够独立开展这一治疗的中心只有寥寥数家。用一位当年曾经参会专家的话说,当时能听得懂瓣膜介入的医生实在少的可怜。而在彼时,在发达国家,以TAVI为代表的心脏瓣膜介入已经有了10几年的发展,成为非常热门的技术,当时全球病例总量达20多万台。

3.jpg

China Valve(Hangzhou)2016

4.jpg

China Valve(Hangzhou)2017

5.jpg

China Valve(Hangzhou)2018

China Valve(Hangzhou)通过实打实的学术讲座、病例讨论、模拟器操作,手把手地从术前准备到术中术后处理进行指导,国际前沿学术进展和新型瓣膜设计及临床试验结果的展示,每年“一以贯之”的不懈坚持,让我们见证了中国术者的快速成长,也见证了国产瓣膜事业的快速发展。

从183人到1216人,5年来参会人数迅速增长;从20家医学中心,到529家医学中心,5年来瓣膜介入从“高大上”项目逐渐走向普及。今年的China Valve(Hangzhou),现场参会代表来自我国32个省市自治区,及海外14个国家和地区;同时,来自28个国家和地区的186,593人次通过网络直播观看会议实况。会议真正成为了一个国际化的学术盛会。

与此同时,伴随China Valve(Hangzhou)成长,国产可回收瓣膜系统也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基于瓣环上结构和适度高位植入原则的二叶瓣畸形瓣膜植入“杭州方案”得到国际同行的认可和高度评价。杭州也因此被同行誉为“中国瓣膜之城”。

5年,China Valve(Hangzhou)让中国心血管医学界圆了一个“中国的瓣膜梦”。

微信截图_20190421171739.png

跨越时空的相通相融


“晋宋齐梁唐代间,高僧求法离长安。去人成百归无十,后者安知前者难。”

高速发展的互联网,让今天的西天取经不用再遭遇“九九八十一难”。最前沿的知识,以最直接的方式与求学者见了面。

China Valve(Hangzhou)2019在此前历届会议中安排手术转播取得经验的基础上,特别进行了为期三天的Global Live Demo,直接将全球最佳术者带到了每个人面前,通过电脑、手机、IPAD,相隔千里万里,人们共享着同样一份精彩。“向大师学技术”专场,让大家有机会聆听大师的教导,避免了信息经过“转手”传播发生的衰减,对中国心脏瓣膜介入的规范化、正规化、普及化都具有难以估量的重大意义。

6.jpg

丰富实用的会议内容精彩纷呈

作为大会的传统栏目,workshop、step by step(录播病例学习、直播病例学习)依然是参会代表的最爱,由BBC专业团队打造的TAVR手术全视角VR体验,更让不少代表身临其境感受TAVR手术大叫过瘾。尤为让人深受触动的是,大会专门开设了“第一例TAVR心路历程分享”和“TAVR并发症病例分享”,既展示了多位术者牛刀初试的兴奋与焦虑,也让大家去思考面对失败与问题,你能否直面自己的选择。

不仅仅是手术转播和“向大师学技术”专场,所有的大会论坛议程都在网络上进行了直播。除了现场参会的1200多位代表,因各种原因不能亲临现场的医生有福了,坐在家里、办公室里、宾馆里,甚至在火车上、飞机场,大家同样能够接受这些最前沿的知识,无需纠结因时间冲突不知道该选择哪一场讲座,而且没有听懂还可在会后反复回看。

在这种跨越时空的相通相融中,我们打开了自己的心扉,只为大家能有一个更好的进步。在这里,时间、空间的距离被打破了,它让每个想学习瓣膜介入的人都有了更多的选择和思考,这是来自于China Valve(Hangzhou)2019的“OPEN”心态。

7.png

精彩会议内容引人入胜

把欧美等发达国家的经验引进来,把中国取得最新成果送出去,为了人类健康的共同目标,这样跨越时空的牵手被证明是成功的,因为它不仅收获了技术,更收获了友谊。

微信截图_20190421171739.png

面向未来的再次出发

在2018年的报道中,我们的标题是《中国瓣膜:开始探讨离开“摇篮”的成长》。

经过5年的艰苦开拓,中国瓣膜确实已经不再是那个躺在“摇篮”中的婴儿了,成绩固然辉煌,但依然不容我们有半点的骄傲和自满。

虽然我们TAVR手术已经实现了遍地开花,但必须清醒地看到,能够独立成熟开展的中心还为数不多,远远还没有真正达到技术普及的目标,应该说离患者需求的差距还非常巨大。

虽然我们有了像“杭州方案”这样的中国本土理论支撑,但也还需要大规模的临床研究进一步证实。随着病例的广泛开展,更多临床问题必将涌现出来,也许还有更多的“黑洞”在等着我们去了解。在普及规范化发展的道路上,从“杭州方案”,到“中国路径”,我们还有一段漫漫的“长征路”。

技术的发展无疑让适应证的选择范围更加宽泛,从高危人群,到中低危人群,彻底替代外科手术已经成为一些专家的乐观心态,但越到此时,我们是不是应该多一些谨慎,多一点边界意识,也还需要更多共识的达成。

今年的会议特别邀请外科专家参会,这种内外科融合为未来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发展前景,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心脏内外科这堵墙会被彻底推倒,但在这一天来临之前,知彼知己,明确各自的优势与价值,还需要大家进行更多的探索。

本次的大会上,国产的VenusA-plus、J Valve、VitaFlow II、Taurus One,国外的Evolut Pro、Acurate、Sapien 3、MitraClip,临床中常见的瓣膜产品一一亮相,既让国外术者有机会了解中国的原创器械,更让中国的医生与企业,对国际先进的瓣膜产品有了直接的认识。更先进的设计理念、更人性的细节处理,无不启迪着正在爬坡攀登的“中国智造”千万不能有可以“松口气了”的想法。与强者同行,才会让“中国瓣膜”走的更远。

Horst Sievert教授说,如果China Valve(Hangzhou)达到上万人的规模,我不会感到意外。

葛均波院士说,随着未来技术的提升、器械的发展,相信瓣膜介入会有一个像PCI一样的发展前景。

面向未来,已经5岁的China Valve(Hangzhou)将再次出发。

8.jpg

与会专家精彩合影

(作者:严道医声网 俸云波;北京安贞医院 刘巍)

阅读数: 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