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绽放: 安贞周玉杰团队成功向德国转播高难TAVR手术

1.jpg

德国当地时间2019年6月28日中午,北京时间下午5点,在国际最高水平的结构心脏会议CSI德国法兰克福会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周玉杰教授团队成功转播"二叶瓣,横位心,重度钙化" 的经皮主动脉瓣介入治疗一例,再次彰显了中国专家的精湛技术及国产新一代瓣膜的优越性能。

2.jpg

CSI德国主会场手术实况转播 

3.jpg

周玉杰教授团队手术演示中


"二叶瓣,横位心,高度钙化" 

所有的难度都占了

患者是一位高龄女性,诊断重度主动脉瓣狭窄时间虽然不长,但症状非常严重,已经有很明显心力衰竭、心绞痛。起初以为心绞痛是因为冠状动脉血管阻塞导致,经过超声心动检查才发现,原来罪魁祸首是重度的主动脉瓣狭窄。狭窄的瓣膜会导致瓣膜的流速增快,压差增大,这位患者的瓣膜口流速高达6m/s ,最大压差高达120mmHg,平均压差也近80mmHg,一般来讲如果流速到了400m/s,压差到了40mmHg就已经达到手术的指征,可以说这个患者的主动脉狭窄非常严重。同时由于又合并有其他疾病,患者的外科手术风险较高,所以,微创的经皮主动脉瓣膜介入治疗(TAVR)是更好的选择。

经过仔细的术前筛查发现患者的解剖极具难度,首先是主动脉二叶瓣畸形,正常的主动脉瓣有三个瓣叶,一般二叶瓣植入瓣膜后由于张开不匀称,可能会导致植入不理想,从而发生瓣周漏。

另一个难点是横位心,导管是从经过股动脉到主动脉送到瓣膜的,横位心意味着主动脉相当的迂曲,不但是把器械送过去难度增加,而且即使勉强到位,人工瓣膜的方向可能不同轴,植入偏了,也会增加后续瓣周漏的发生。

另外的一个难点是严重钙化,可能瓣膜膨胀不开。这样高难的患者做手术演示,对术者技术和心理都是一个挑战。

4.jpg

术前分析,主动脉瓣二叶瓣畸形及重度钙化

5.jpg

术前分析显示,主动脉高度的迂曲

在我国,由于二叶瓣畸形患者较欧美多,其微创治疗经验居于世界前列,北京安贞医院周玉杰团队也积累了相当多的经验,国产的VENUS瓣膜相对国外的同类产品在这方面也有极大的优势。所以周玉杰教授团队有充足的信心在国外同行面前展示这么高难的病变,显示出中国的技术。


有条不紊,完美绽放

演示前,手术团队的周玉杰教授、刘巍教授等专家做了周密的准备工作,并考虑到手术的任何一个环节。一如既往,手术也得到了安贞医院心外科、麻醉科、超声科、手术室、导管室和体外循环的大力支持。

6.jpg

周玉杰教授团队手术同步网络直播

手术有条不紊的进行,采用局部麻醉及镇静。手术第一个难点是导丝的跨瓣建立瓣膜输送的轨道,因为患者流速高,压力阶差大,导丝跨越主动脉瓣膜要面临极大的阻力,但周玉杰教授凭借经验,不到5分钟,导丝跨越瓣膜成功。

轨道建立后,顺利的进行了球囊的扩张,这时到了最关键的时刻,Venus Plus 瓣膜的输送和释放,而恰巧这个时候镜头切向了会场。在国外,术者们对如此高难度手术往往束手无策,所以主持人和现场的观众都兴致饶饶的看着中国专家的场上表现。果然,瓣膜运送的阻力非常大,尤其是通过迂曲的主动脉弓风险更大,周玉杰教授在每一步前进的过程中都要感受到前进所遇到的阻力,除了避免瓣膜损害主动脉弓外,助手也要密切配合,任何一个配合不良的动作,都会增加导丝刺破心脏的风险,此外为保障瓣膜的同轴性,还需要借助一个网篮作为牵引,将瓣膜送至了合适的位置。

这样的操作,对术者的操作技巧和团队的配合要求都是非常高。场内外专家对瓣膜的释放的位置相当满意后。大家屏住呼吸,伴随着刘巍教授手指在输送器按钮上缓慢的移动,瓣膜在慢慢的绽放。此时周玉杰教授的双手承载着压力是巨大的,因为释放的过程要对抗瓣膜血流强大的冲击,只有采用精准的力量才能使瓣膜固定在合适的位置,避免上下移位。就这样,在140次/分的心脏起搏支持下,瓣膜完美绽放到了合适的位置。

7.png

瓣膜完美绽放的过程

超声专家房芳教授及张涵教授也证实,瓣膜流速由6m/s降至2m/s。仅残留很少的瓣周漏,手术效果非常好。手术结果更是受到了德国会场专家一致的肯定,会场内及手术室均致以热烈的掌声。

由于仅仅局麻,手术成功后,患者直接回到了普通病房,身上也没有留下任何大的伤口,大大的减少了外科所带来的创伤。

8.jpg

手术团队术后合影


中国技术必将影响世界

安贞医院周玉杰教授团队手术演示的成功,向世界展示了中国专家的手术技能和风采。同时也向世界展现了中国本土生产新一代的可回收VENUS瓣膜。目前中国“智造”已绝不是简单的模仿,越来越多富含“中国智慧”的医疗产品的问世,不但惠及更多的中国患者,也必将会领航世界。 

阅读数: 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