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从新教授谈系统认识人类心脏整体电活动
  导语:心脏是一个受多重、多种机制调节的完整结构。既往研究往往只关注心脏电活动某一层面,而忽视了同一层面间的相互影响和不同层面间的相互联系,继而针对心律失常单一成因的治疗方法未解决根本问题。因此,必须将不同层面取得的研究信息整合至整体心脏水平,系统认识心脏电机械活动及其在病理状态下的变化及其调控机制势在必行。
 
  2016年2月26日,黄从新教授在“第八届全国室性心律失常专题会议(VAS)暨江苏省第一次心电生理与起搏学术会议”大会主题报告上系统报告了这一热点问题。
黄从新教授谈系统认识人类心脏整体电活动
黄从新教授作大会主题报告
针对单一离子通道的AAD均未达到治疗心律失常的现代循证医学评判标准
  心脏电活动由心肌细胞离子流产生,因而针对离子通道的研究是当前研究心脏电活动主要手段之一,但循证医学证据表明,针对单一离子通道的抗心律失常药物均未达到治疗心律失常的现代评判标准:① 遏制心律失常发生;② 降低心律失常死亡率;③ 降低总死亡率。
  多项研究结果说明单一离子流异常不是产生心律失常的唯一原因,针对单一离子通道研究心脏电活动是不全面的,而针对单一离子通道治疗心律失常很难取得理想疗效。
目前ADD研究发展思路的局限性
  当前针对ADD的研究存在以下局限性:以单一的离子流研究结果指导研发;缺乏对膜内外离子流平衡的观察;仅重视离子流,忽视上游调控;仅重视电重构,忽视结构重构、神经重构;仅看到微观,忽视宏观。
系统认识人类心脏整体电活动
  单一、局限的研究视野已在一定程度上束缚了人们对心脏电活动的理解,因而必须从整体上认识心脏电活动的规律及其机制:第一,要革新研究方法,心肌细胞表面存在多种离子流,离子流之间互相影响,因此不能仅观察单一离子流的作用,而应同步观察多种离子流的瞬时变化及其综合效应;第二,要构建基因与表型之间的最终联系,DNA与基因是生命的最基本构架,是产生心脏电活动的物质基础,因此需要明确心脏全套mRNA转录(转录组学),蛋白编码(蛋白组学)以及小分子代谢物影响细胞流态(代谢组学),并通过基因工程技术,构建基因型与表现型之间的最终联系;第三,要完善、加强对人类心脏的研究。目前的动物模型不能充分体现人类心脏电活动的确切机制,直接对人类心脏进行研究是系统认识人类心脏电活动的有效方法;第四,整合多层面研究结果,系统认识心脏整体电活动,不能仅凭局限(或局部)的研究来理解整体,而是要依据不同层面的研究结果整合从分子到细胞、组织、整体心脏甚至整个人体的多个复杂横断面的联系,进而系统认识人类心脏整体电活动。
用心电生物学的理念和方法研究心房颤动
  加强心电生理学与基因组学、转录组学、蛋白组学等学科的互融交叉,形成心电生物学理念,以此指导心电活动与心律失常的相关研究具有重要意义:一,解决调控离子通道的上游认识问题;二、解决同步研究多离子通道、离子流的方法学,同步观察多种离子流的瞬时变化和综合效应。
中药防治心律失常的机制
  中药具有整合、调节抗心律失常的特点,对心律失常发生、发展的多个环节具有调节或改善的作用。从中药整合调节的层面提出从“抗律”到“调律”心律失常药物干预新策略,是站在中医药更高层面来研究心律失常,它是基于中医“气-阴阳-五行”哲学思想,而提出的由“调”致“平”以解决心律失常的复杂问题。
阅读数: 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