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张瑞岩:连接基础与临床 合作聚力促转化

编者按:

2018年9月1日-2日,2018动脉粥样硬化和冠心病转化医学高峰论坛暨上海交大心脏论坛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举行。上海交大心脏论坛作为学科的品牌会议,历年来一直受到广泛的关注。此次大会的执行主席、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心脏科主任、心导管室主任张瑞岩教授接受了严道医声网的专访,对此次会议的特色和转化医学的发展方向等问题作出解答。

1张瑞岩教授主持开幕式.JPG

严道医声网:

在“2018动脉粥样硬化和冠心病转化医学高峰论坛暨上海交大心脏论坛”召开之际,作为大会执行主席,首先请您就本次会议讲者安排和课程设置的亮点和特色进行简单介绍。

张瑞岩:搭建促进动脉粥样硬化和冠心病转化的桥梁

       设置基础论坛和临床论坛。动脉粥样硬化的转化医学研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它是从临床中发现问题基础研究,再将机制回归临床的过程。此次大会通过设置基础版块和临床版块,主要目的是让医生了解到这一领域的技术研究新进展,让技术研究人员知道临床医生的需求和想法,通过多平台结合沟通,寻找亮点和突破点。

       除此之外,大会围绕动脉粥样硬化,内容涵盖动脉粥样硬化的治疗靶点,以及通过干预靶点改善临床预后等问题进行汇报。因为动脉粥样硬化和冠心病是目前心脏领域的最大问题也是热点话题,所以会议围绕转化医学做了很多讨论,旨在搭建一个促进动脉粥样硬化和冠心病转化的桥梁,为大家提供一个互相交流的舞台。


严道医声网:

会议以转化医学为导向,能否请您和大家分享,贵中心在践行“转化医学”概念方面所做的探索和取得的成绩?

张瑞岩:发现问题 找到机制 进行研究 转化闭环

       第一,我们中心围绕动脉粥样硬化的发病机制,重点聚焦糖尿病引起的动脉粥样硬化的发展、发生和转化做了一些研究。如果一个冠心病患者伴有糖尿病,病变相对比较严重,治疗困难,即使做了搭桥或者支架手术,预后很差,复发率高。这几年我们一直围绕这个课题进行研究,也有一些发现。在脂蛋白糖化方面,我们发现胆固醇代谢异常是导致动脉粥样硬化发生的主要原因,脂蛋白糖化会加剧动脉粥样硬化进展。此外,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HDL)的糖化也会加剧动脉粥样硬化进展。我们现在开展的转化研究,就是通过特定脂蛋白的检测将糖化进行分类,并对病人进行分层,提早预防,目前我们已经做出了初步的成绩,并且获得了一些奖励。

       第二,动脉粥样硬化发展到最终的结局就是冠心病,冠心病会引起心肌损害,严重者会出现心肌梗死。冠心病的重点防治主要是防止动脉粥样硬化突然发生的猝死和心肌梗死。虽然我们中心通过改善措施,使再灌注的时间缩短,但仍然有一部分病人出现不可逆的心肌损害,最终导致心衰。我们围绕这个题目进行了以下两方面的研究:

       一是研究怎么防止再灌注损伤以及机制。通过研究发现一些免疫细胞因子与其密切相关,我们现在正在针对这些问题进行靶向干预。从动物试验中发现,如果进行早期干预可以防止再灌注损伤,产生抑制作用,降低心肌损害。

       二是心脏重构。心梗后心脏重构是必然的过程,但是重构中会出现心肌细胞凋亡、心肌纤维化的问题。我们从研究中找到临床治疗靶点从而进行早期干预,通过动物实验发现确实有用,但目前还没有临床试验,我们也正在做进一步的努力。


严道医声网:

“人工智能(AI)+医疗”是近年来大家探讨的一大热点,我们从日程中了解到此次会议期间您将带来相关演讲。AI技术在心血管疾病诊断中的应用方向和前景,您有哪些畅想?

张瑞岩:人工智能在心血管影像中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人工智能是一个热点话题,我们中心在人工智能与冠心病以及动脉粥样硬化的结合方面也做了一些尝试。我们首先尝试从影像学着手,通过人工智能识别大量的影像数据,来帮助医生更好更快的发现问题。我相信,人工智能在心血管影像中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当然,这需要医生和工程师的互动。

       我们现在也在搭建平台,建立机制。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心血管病研究所在两年前成立了心血管影像实验室,除了采购一些设备让医生去分析外,研究所还引进了很多医学影像专业的工程师加入团队。通过磨合已经有初步的发现,并且也建立了和交大联合培养学科交叉研究生的机制,这是一个长期的合作机制,只有将工程师和医生紧密结合在一起,人工智能才能真正应用到临床中。


医维讯:

动脉粥样硬化(AS)的防治是大会的重要主题,能否请您简单总结,近年来在AS发病机制、诊疗技术等方面,有哪些新的认识和进展?

张瑞岩:转化医学中心重任在肩

       大会围绕动脉硬化技术研究进展和临床研究进展,做了广泛的探讨和交流。

       从机制上来讲,围绕胆固醇学说为主的发病机制一直是心脏领域研究的大方向,但这其中涵盖很多细分领域,包括炎症、遗传、基因等。近几年通过这方面的研究更加巩固了胆固醇学说,不管从哪方面胆固醇学说都会作为一个研究的主要方向,在免疫细胞代谢方面,我们发现一些新的免疫细胞参与动脉粥样硬化,这为今后的抗炎治疗找对靶点提供了方向,通过研究我们最后发现,胆固醇是通过炎症来介导,通过研究免疫细胞探索炎症和组织修复机制,以其为靶点进行治疗是未来的重要研究方向。

       从诊断来讲,传统的造影,OCT、分子影像,以及磁共振的使用,都能帮助更加精准的判断动脉硬化的变化,同时利用动脉粥样硬化生物标志物来判断不同的斑块,临床上也取得了一些进展。

       从治疗方面来讲,目前为止,对动脉粥样硬化的治疗没有特别大的突破,PCSK9是一个新的突破,但也是刚开始。会上,葛均波院士会讲一个关于胆固醇新的理论,即胆固醇降到多低会使患者获益。以前是有理论的,但使用PCSK9药物之后,我们需要大量的临床研究去证实,真的降到这么低后是不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或者好处是不是像想象的那样?会不会动脉硬化没有了出现其他别的问题?这也是近年来大家重点关注的治疗动脉硬化药物的手段。

       从抗炎治疗方面来讲,虽然现在有Cantos研究证实,抗炎治疗可以改善动脉粥样硬化病人的预后,但是否还有其他靶点可以应用,这也是一个研究方向。一石激起千层浪,既然已经有研究证明抗炎的机制可靠,因此围绕抗炎的机制靶点还有很多,我们需要慢慢开发新的抗体药后才有可能突破,这也是未来研究和治疗的方向,但还要依靠转化医学中心的努力。

阅读数: 1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