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关注|全国心衰CRT植入培训中心认证项目 专家访谈——汤宝鹏教授

导语:

在中华医学会心电生理和起搏分会(CSPE)和中国医师协会心律学专业委员会(CSA)共同启动的全国心力衰竭CRT植入培训中心认证项目中,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凭借多年来在CRT植入技术开展和培训方面取得的显著成绩,成为首批被授予CRT植入培训中心的20家中心之一。严道医声网有幸采访到该院心脏中心汤宝鹏教授,邀其和大家分享对于CRT植入技术开展和推广相关的观点和思考。


严道医声网:我们知道CRT植入培训中心具有严格的遴选和评审标准,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能够获得首批CRT植入培训中心认证,彰显了贵中心在CRT植入和相关技术培训方面卓越的成绩,首先请您谈谈贵中心CRT植入技术开展历史、现状和技术特色。

汤宝鹏教授:

  2000年黄德嘉教授到我们医院带教做了新疆地区第一台CRT植入手术,近20年的时间我们在CRT的植入方面持续在做一些工作,这次非常荣幸成为首批获得CRT植入培训中心荣誉的20家中心之一,这对我们的工作也是很大的肯定和鼓励。植入量方面,我们2016年的植入量大概是60多例,2017年78例;术者团队培养方面,我们中心几乎每个电生理医生都是CRT独立术者,我们每位术者一年可能只有十几台的CRT植入手术量,但因为我们的病例都会相互去讨论交流,特别是疑难病例,大家会一起去探讨策略,相互做支撑,所以整个医院一年70多台的手术,相当于我们每个医生也经历了70多个病例,积累了70多例的经验,这对术者的成长和整个植入水平的提升,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


严道医声网:在发挥贵中心CRT植入学科优势,通过培训带教辐射地区技术发展方面,贵中心近年来主要开展了哪些工作?

汤宝鹏教授:

  在CRT植入培训方面,过去的五六年中,在学会的支持下,我们做了非常系统、细致、密集的宣讲和培训。除了在相关会议上会举办CRT专场,通过病例分享等形式和其他中心来互相学习交流经验外, 2017年和2018年我们分别开展了6期和4期CRT植入全国短训班,集中全国的学员到我们中心观摩,每个到我们中心来学习的医生,只要有行医执照,根据学员对技术的掌握程度,可以让他跟台,成为第一助、第二助,甚至对于有些技术掌握的好的学员,可以作为主刀术者完成CRT手术。

  这几年我们在新疆地区培养了4~6名CRT术者,他们在各自的医院都可以独立开展CRT植入手术,但我觉得这还是非常少的一个数字,未来希望我们更多的三级医院甚至地州级电生理医生,能独立的去完成CRT植入操作。我们也非常欢迎其他医院的医生到我们中心来学习,只要有愿意学习CRT植入的欲望,我们都非常愿意大家共享我们医院的资源。


严道医声网:您作为新疆电生理与起搏分会主任委员,能否谈谈新疆地区目前CRT的植入现状?对于如何发挥CRT植入培训中心这一平台,结合新疆地区学科发展特点,更好的在新疆地区推广CRT植入技术,您有哪些思考和规划?

汤宝鹏教授:

  我们新疆地区虽然地理位置很偏远,但是信息的传递并不滞后,我们新疆地区的医生接受新观念新技术很积极,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很多新技术在新疆地区开展都很快,甚至是领先的。CRT植入技术的发展和国内其他地区几乎也是同步的,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我们新疆的CRT术者有一种接受新技术、新思维的领悟力和接受力,更重要的是有一个敢去承担这种角色的能力和情怀。

  就CRT植入量来讲,我们新疆每年不是特别多,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努力不够,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新疆地区患者基数本身相比其他省/地区就小,而这其中很大部分又属于深度贫穷人群,虽然政府在医保等方面给了很大的支持,为我们的技术开展提供了契机,但可挖掘的潜力其实是有限的。就我们单中心来说,CRT植入量在全国的排名从过去的第7,到第11,到2018年第14,排名这样的演变真的不是说我们没有去留住病人,而是说我们的病源真的不多。比如都是做100例,可能我们已经挖掘了90%的病源潜力,数量很难大幅的提升,因为实际植入数量与临床需求的比例其实已经很高了。

  学会开展CRT植入培训中心的初衷是培养更多的CRT独立术者,这肯定是推广CRT植入技术的重要部分。但另外一方面,除了医生的培训,患者的接受理念也是我们需要重视的,站在患者的角度,最关心的是接受这种疗法带给他的获益和副反应分别是多大,作为我们医生,除了沟通技巧外,保证每一例手术专注、精细化的操作,以及术后的综合管理,为患者带来最大临床获益,是我们应该给予患者的信心和交待,也是我们作为术者,对这项技术应有的尊重和敬畏。所以我们追求数量的同时,更要强调质量,做好每一个病例,获益的患者口口相传,这也更有益于技术的推广。


严道医声网:近年来CRT植入理念、技术、器械等方面都在不断革新,作为术者,能否请您谈谈这些革新为临床带来的改变?

汤宝鹏教授:

  我们开展CRT植入将近20年的时间里,由于各个厂家,尤其是美敦力公司等不断的引领着CRT器械的革新,植入工具的优化使得术式越来越便捷,很大程度上帮助术者克服了技术瓶颈。我们中心到现在没有一例CRT植入会因为解剖变异或者患者本身其他的问题手术失败,即使有些特殊的疑难病例手术过程中会遇到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但最终结果都是良好的。这在七八年前是不能想象的,七八年前血管变异或者说静脉窦畸形的病例,可能手术都会以失败告终,只能采取其他的补救措施。现在由于器械的进步,很多以前做不好或者做不了的病例,现在在技术层面上都不是问题。另外,由于术式的革新,对于传统双室起搏反应不理想,或者窄QRS的患者,我们还可以尝试希氏束起搏这样的新术式,为患者带来新的希望。包括远程管理技术的发展和临床应用,也为我们的工作提供了更便捷高效的方式,为患者术后的预后提供的重要保障。


严道医声网:近年来我国CRT植入技术虽然得到了长足发展,但在适应证患者植入比例和总的植入量方面,较国外发达国家还是有一定差距,您如何看待当前我国CRT植入技术推广面临的挑战?

汤宝鹏教授:

  我们CRT培训中心认证指标其中一项是每年CRT植入量50台以上,相对欧美发达国家,一个大的中心每年植入量可能是我们的数倍,我们的培训中心门槛设在50例其实是很尴尬的一个数字,这也说明我们国家CRT植入和发达国家相比确实还有很大的差距。

  我认为造成这种差距的原因首先是对技术认识和接受的理念有待加强。包括医生的理念和患者的理念,其中,患者的理念很大程度上受医生的影响或者指引。除了我们电生理医生外,其他心脏科医生、内科医生,是否能帮助筛选CRT适应症患者,并且第一时间教育患者正确认识这种疗法的获益,这点非常重要,包括一些基层医院的医生,如果对这项技术有一个全面正确的认识,遇到适应症患者能推荐到上级医院进行治疗和进一步的管理。但现在我们面临的现实是很多医生自身对CRT技术不了解,或者存在不正确的认知,很难给患者第一时间提供正确的选择,我觉得这点是我们突破技术推广最重要的一点。

  二是CRT植入术者的缺乏。这涉及术者的培训带教和医生本身选择意愿两个层面的问题。从学会、地区、医院、科室的高度,加强CRT术者的培养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我们会发现我们开展了很多不同形式的培训带教,我们很卖力的去分享去传授一些相关知识经验,但参与的学员很少,或者即使是参与了但主观学习热情很低,所以很难达到很好的培训效果。和冠脉医生相比,起搏电生理医生学习曲线长,学习难度大,我们常开玩笑说电生理医生就像“苦行僧”,要做好这个角色,首先需要的就是选择这个方向的勇气,接下来才是在这领域深耕的能力和韧性。我个人认为CRT植入这样的精尖术式确实有它的难度,但其实掌握了相关知识后,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困难,重要的是要有这个热情和情怀去坚持。

  三是经济条件的限制。目前各省/地区医保政策有所差异,未来可能这方面的限制会越来越少。

阅读数: 1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