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脏红绿灯 | 心衰病情反复加重,CRT-D治疗重启生命绿灯

今日故事

“医生,我好多了!现在可以干活了!”,那天早上王大姐那张面色红润,充满欣喜的脸出现在门诊诊室的时候,让正忙的焦头烂额的医生瞬间宁静了下来,也回忆起了给她看病的点点滴滴。

1_副本.jpg

50岁的王大姐年龄和魏医生相近,在田间地头与家务琐事间疲于奔命的她在2018年就被诊断为“扩张性心肌病”。因家庭经济条件较差,也没有健康管理意识,因此,没有系统服药治疗,导致病情快速恶化。到2019年初时她已无法从事体力劳动,处于卧床需要家人照顾的状态。2019年9月病情加重,在当地县医院住院10多天反复出现晕厥,随后转入兰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就诊。

初次见面时

医生第一次见到王大姐,她端坐在床上大口喘气,面色发绀,全身高度浮肿,充满沧桑的脸上没有一道皱纹,眼中毫无生气,一幅听天由命的神情,任由护士及家人搬动她肿得变形的躯体。

床旁心脏彩超显示:全心扩大,左室短轴舒张期横径89mm,EF28%。

心电图:快速房颤合并完全左束支传导阻滞。

经过相关检查,扩心病的诊断是明确的,建议患者行CRT-D(心脏再同步化+体内埋藏式心脏自动转复除颤器)+必要时房颤射频消融术。但10多万元的费用,让她和家属犹豫不决。

所幸药物治疗有效,浮肿逐渐减轻,脸上也可以看到正常年龄该有的皱纹,而且能半卧位入睡了,查房时主任还夸她笑起来蛮好看的。

病情反复 同意手术可就在国庆节前一天病情反复,她又频繁出现晕厥,心电监护揭示了谜底:阵发性室速。这是扩心病的并发症,优化药物治疗也无力将她拽出猝死的泥沼,和家属沟通的话题再次回到最初的治疗方案——CRT-D植入术家属再三斟酌后同意。主任联系了我们的客座教授兰大一院白明院长,在2019年10月国庆节期间做了手术。

2.png

术后晕厥再没有发生,但是由于她合并有心律失常,房颤,心室率偏快,大剂量的倍他乐克,加小剂量的地高辛也不能有效的控制心率,导致起搏比例不理想,远远没有达到CRT要求的90%-95%以上,心衰症状改善的也没有预期理想。再次同患者及其家属商量,CRT术后3个月,在兰大一院的杨波副主任医师的帮助下完成了兰州市第二人民医院第一例房室结改良消融术,术后患者起搏比例高达99%。

再起波澜?

但是术后一周,当她和家人千恩万谢的和我们道别,刚到家还没坐稳又晕厥了。电话打来时,医生心里五味杂陈,这个本来贫困的家庭已经背负了10余万的经济负担,要是病情仍然反复,可真是雪上加霜。

患者连夜返回医院,行起搏器程控显示,当时再发室速,CRT-D准确识别自动除颤后终止室速,使患者复苏。看到程控结果的那一刻,医生内心的宽慰与欣喜难以言表,庆幸给患者置入了CRT-D,使患者免于猝死,为这个苦难的农家延续生命的希望。

3.png

今年4月患者再次来随访时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复查心脏彩超显示:左室舒张期横径78mm,EF 42%。

就这样,医生和患者及家属不放弃一丝希望,努力探索,终于看到了风雨后的彩虹。

阅读数: 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