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首例!上海德达医院成功完成SAPIEN 3瓣膜植入:突破新境界,启动“心”生命

1.jpg

2020年12月29日早上七点,上海德达医院三楼手术室迎来了一例“特殊”的TAVR(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手术。这次的手术由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葛均波院士团队和上海德达医院心脏团队通力合作完成,是爱德华生命科学SAPIEN 3经导管主动脉瓣膜在该院的首枚植入,同时也是SAPIEN 3上市后上海地区的首次植入。


2.png

从左至右:葛雷教授、葛均波院士、Dr.Leif Thuesen、谭天立

早上7点30分,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上海德达医院首席医疗官葛均波院士,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葛雷教授,上海德达医院孙立忠院长、黄连军副院长,丹麦奥尔堡大学医院Leif Thuesen教授以及周达新教授、李延林教授、潘文志教授、刘巍教授、王伟鹏教授、杨呈伟教授、李欣教授等专家组成的TAVR心脏团队准备就绪,团队成员来自于心内科、心外科、麻醉科、超声科、影像科等多个科室。
3.png

“……瓣膜释放成功,复查造影未见明显反流,未见明显瓣周漏,跨瓣压差<10mmHg,患者生命体征平稳……”

仅仅一个小时,手术就宣告了圆满成功,凭借着专家团队充分的术前准备、精湛的技术以及SAPIEN 3瓣膜优异的性能表现,成功挽救了患者的生命,挽救了一个家庭的希望。

葛均波院士在术后接受采访时表示:“今天我想感谢一下Leif Thuesen教授。我告诉他在我们还年轻的时候,我曾经拜访过他在丹麦的医院。而今天,在他的帮助下我们完成了SAPIEN 3在上海德达医院的首例手术。我也要感谢一下德达医院心脏团队的伙伴,给我们做了良好的后盾支持。现在中国进入老龄化阶段,我们需要做的是让更多的人掌握这个技术和技能。”


60分钟手术全纪实

“患者是一位71岁女性,三年前超声查出主动脉瓣膜狭窄,近一年症状加重。超声检查证明是重度主动脉瓣狭窄,而且既往合并有高血压、肾功能障碍。患者心功能不佳,在临床上很容易发生心衰或者猝死,因此选择瓣膜时应选择一款定位释放精准的瓣膜,尽量减少术中造影剂的使用,降低并发症风险,在平衡利弊之下,我们最后选择了SAPIEN 3瓣膜。”

葛雷教授用“非常优异”四个字高度评价了SAPIEN 3瓣膜在手术中的表现。

第一是独特的结构,瓣架可提供高径向支撑力低瓣架高度以适应于周围解剖结构,并尽可能降低起搏器植入风险。

第二是外层裙缘设计,很大程度上减少了瓣周漏的风险。

第三是可调节推送杆让手术过程非常顺利。尤其是对部分主动脉钙化严重的病人,如果推送杆张力过高,就可能造成主动脉损伤,导致血管并发症的发生。

4.png

5.png

术中葛院士将瓣膜小心送至主动脉瓣,窦底造影精确定位,快速起搏后扩张球囊释放瓣膜

6.png

窦底造影评估瓣膜释放后效果,未见明显反流,冠脉通畅,手术成功

术后半小时,导管室传来消息——病人苏醒了。葛雷教授欣慰地表示,“病人醒了以后没有血管并发症,可能过了两三天就可以出院了。球扩瓣在术后不需要观察很长时间,这对经济压力大的病人而言也是一种选择。”

球扩瓣VS自膨胀瓣:不是对立,而是共存

自今年6月SAPIEN 3瓣膜中国上市以来,国内已有多家医院成功开展植入手术。SAPIEN系列瓣膜在中国的循证医学之旅历时四年,葛均波院士作为SAPIEN 3瓣膜中国临床试验的全国PI,在本次的手术成功后显得颇为感慨:

“这是SAPIEN 3瓣膜上市以后在上海的第一个商品化应用,也是经皮导管瓣膜新时代的开启。自膨胀式瓣膜和球扩式瓣膜各有优缺点,我个人作为中国SAPIEN 3上市的PI,我觉得这个产品上市给我们更多的选择,让我们针对不同病人选择不同的器械,给病人提供更好的治疗选择。”

“十多年前我去德国学习的时候,就接触到了球扩瓣。球扩瓣的传导阻滞发生率远远低于自膨胀瓣,但球扩瓣也有它的本身缺点,病人钙化严重的情况下,如果不进行充分准备就贸然预扩张,很可能导致瓣环撕裂,心包填塞。这次的手术中,我们术前就充分讨论后定下了26㎜的瓣膜,23ml的造影剂,时刻把并发症风险降到最低。”

7.png

葛均波院士、葛雷教授合影

葛雷教授认为,球扩瓣和自膨胀瓣没有本质性的差异。“主要的差异体现在瓣膜释放过程和瓣膜输送过程中。不同的瓣膜有不同的特点,比如球扩瓣的设计可以减少瓣周漏的发生,减少对起搏器的依赖,以及PCI时降低导管进入冠脉开口的难度;但在释放过程中需要非常精准的定位,这是对医生个人的技术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每一个瓣膜都有自己的特点,我们作为临床医生,应该针对不同的病人选择不同的瓣膜。”

中国TAVR,任重而道远

1949年新中国刚刚成立之初,人口平均预期寿命是39岁,当时的很多人都死于战乱及营养不良。之后的每两年,人口平均预期寿命增长一岁。去年中国的人口平均预期寿命增加到了77岁。在上海地区,女性人口平均预期寿命是85岁,男性的人口平均预期寿命则是83.7岁,男女平均预期寿命相差值在1-1.2岁。

8.png

以上这段数据,节选于葛均波院士术后总结时的发言,“毫无疑问,TAVR在中国有非常大的市场。”

十年前的2010年10月3日,葛均波院士带领团队完成了我国首例TAVR手术,宣告这项革命性的技术进入中国。十年后的现在,TAVR在中国发展迅速,各种新技术新产品不断涌现,可惜仍然是部分有条件的医院医生可以开展的手术。如何让TAVR在中国迅速普及开来,造福更多的患者?

9.png

葛雷教授表示,“我们无法让TAVR像PCI那样迅猛的发展速度,TAVR需要多团队协作,对医院有一定要求。对手术医生个人而言,不单单要有介入的基本知识,还要掌握瓣膜的解剖结构、瓣膜的机理生理、瓣膜超声等等一系列知识。可能一段时间内TAVR发展会相对缓慢,但是中国TAVR手术量一直保持着增长的趋势,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发展势头。”
在葛均波院士看来,“TAVR的普及需要多方面的共同努力,第一是做好心脏团队的建设,只有充分的准备才是胜利的保障。第二是依托于器械技术的发展,就像三十年前PCI发展一样,这一天指日可待。第三是医务工作者要牢记医学的真谛是什么。”

“医学是有底线的,不能做的硬要做,不需要做的也去做,这背离了我们的初衷。医学的真谛就是对病人负责,提高病人的生活质量,让病人有尊严的回归家庭,回归社会。”

阅读数: 203